nyako

目前沉迷歌王子和P系列【头像并不是鬼太郎

奧托.蘇文的養貓生活-主奧托

护士小姐,你能接受我的求婚吗

銀姬找不到自己★:

※送給 @nyako 的生日賀文,晚了好幾天了,祝你被奧托娶走(???


※奧托很可憐,請大家幫他點蠟


※其實我很喜歡奧托,最近都想跳奧昴了,你奧昴系嗎?




========


奧托.蘇文的養貓生活






  奧托.蘇文的一天,是從吵醒開始的。



  魚白肚的天空上已經有鳥在鳴叫,外面的街道上開始陸續的出現行人的交談聲響以及大眾交通的機器聲音,太陽從床邊的窗戶照射進來刺眼卻溫暖。



  這些充滿影響睡眠品質的東西不斷地開始干擾起才剛沾上床沒多久的銀髮青年,他皺緊了眉頭,抓住了枕在頭部下的枕頭,翻了個伸將棉被拉起蓋在頭頂上,試著想從這些東西中逃離開來。



  幾分鐘的掙扎中,一個重量突然加壓在他的身上,讓棉被中的青年發出了一聲低聲的哀鳴,還在彌留的狀態無法理解,他下意識地再度翻了個身,試圖想把那個重量給趕走一樣的伸手撥動。



  而和那個重量相比之下略微重一些的個體也突然的加壓上來,兩個加再一起已經可以算是不輕的狀態,然而後來加上的那個重量在身上走動了幾下之後,和那較輕的重量在原地似乎吵了起來。



  我的天啊--



  正當他想要起身驅趕在自己肚子上撒野的兩個重量之時,那比較輕的突然縱身一躍,給肚子起了一個不小的反作用力,讓剛才入胃沒多久的早餐差點吐了出來,然後啪!的一聲,坐落在遮住臉部的棉被上方。



  「喵啊!嘶--」


  「喵。」




  「夠了!不要在別人的身上大吵大鬧啊!」



  銀髮青年終於受不了的大吼出聲,然後用力的爬起身子,在自己臉上的那個重量很識相的快速跳開沒有落地,而在肚子上的重量則是跳離床鋪,落在一旁的地板上。



  紫色短毛的貓咪正坐在床一旁,伸起前爪裝做沒事的舔舔了舔手掌,而被自己趕開的黑色短毛貓咪則是停留在床旁櫃上,順腳還把放在上面的鬧鐘給踢了下去,而在不遠處喝著水的紅色短毛貓咪,發現到了出大事一般地豎起尾巴,停下了喝水的動作瞪看著兩貓一人的方向。



  奧托蘇文家中除了他孤身寡人以外,還有著讓他怎麼樣都放不下心的三隻貓咪們。



  「不是說了不能吵架的嗎?昴跟尤里真的是太會吵架了,萊因為什麼沒有阻止他們呢?」雙眼下方還有著厚重的黑眼圈,他揉了揉自己正在抽痛中的前額兩側,輕嘆了一口氣決定起身,而貓咪們則是有默契般的從後方跟上。



  「還好今天是放假,不然照我今天日出才回到家然後才剛躺上床這點來看,我的肝臟大概已經不保了吧。」拿起了手機看一下時間,回想起原本下班前被上司丟置在自己桌上的那疊額外工作,奧托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他用力的甩甩頭,今天可是放假啊,不要再想跟工作有關的事情了。



  「喵喵喵。」就像是理解到他在抱怨著工作上的事情,萊茵率先的給了回應,然後用著頭部似是安慰一樣的蹭過了他的右側腳踝,左側腳踝的尤里則是仿效一般的也跟著蹭上,而最後走兩腳之間的昴則是用尾巴勾住了右腳。



  「還真是謝謝你們的安慰。」三隻貓團團地圍在自己腳下的安慰方式讓奧托的氣消了一大半,他露出苦笑,走到了廚房準備拿杯飲料喝讓自己稍微清醒。



  突然瞄到了平常三貓的貓盆已經空空如也,思考一番發現到似乎是因為自己太累忘記給大家準備早餐所以才會有剛才在自己身上大吵大鬧這樣的反應出現。



  奧托了然一般地點點頭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視線掃到了另外一邊的某個角落,他皺起了眉頭,低下頭看向底下的三隻貓咪。



  「啊......嗯......真的很抱歉,我忘記給你們準備吃的了,但是,昴啊--」



  在自己兩腳中的黑毛貓咪聽見自己的名字被叫喚,他疑惑的抬起頭,兩秒之間,像是驚覺到做了虧心事一樣的他豎起了短毛,想要快速逃走的同時,奧托的腳直接夾住了底下的貓咪,然後快速的伸過手從後頸揪起了嬌小的黑貓。



  「你為什麼又把飼料的袋子咬破了!到底是從哪裡找到飼料的啊!?」


  「喵啊。」


  「不能因為你餓了就這樣啊,貓糧潮掉了或許萊茵和尤里還願意吃,但是你根本就不會想吃了不是嗎?」



  奧托隨手拉了椅子坐下,依舊還是拎著後頸的動作對著牠訓話,而被訓話的對象則一臉事不關己的將視線撇開,然而後方垂下卻微微搖擺的尾巴可以完全的清楚,眼前的貓咪根本就是在耍賴而已。



  「......今天這件事情一定要讓你記住是不對的,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對於黑貓的態度感到不滿,奧托決定了什麼大事一樣,他用了少見低沉且嚴肅的表情看著貓咪,舉起手--



  啪的聲音,他往貓咪的屁股上面打了下去。



  「喵嘎!」突然的動作讓黑貓發出了哀鳴,他用著不敢置信的眼神、瞪大了琥珀色的大眼緩緩的看向一臉凝重的奧托,而在兩旁的貓咪也訝異的豎起了尾巴,應該是沒有料到平常疼他們簡直是裝到眼球裡面去的奧托會有這番舉動,紛紛都張大了嘴看向他的動作。



  「......昴知道自己錯了嗎?不可以再這樣咬袋子了。」


  「喵,喵啊!喵喵喵!」


  「雖然逼不得已,但是還是要繼續處罰。」



  貓咪在自己的手上猛烈掙扎了起來,奧托將黑貓壓制在自己的大腿上,再次舉起手,將手掌落在小巧的黑色屁股上面,發出了響亮的第二聲啪的聲音,一邊訓話的同時一邊進行著處罰的動作。



  「上次咬破袋子的時候還讓自己的牙齒斷掉受傷,這次呢?這次該不會換爪子受傷了吧?為什麼這麼記不起教訓!?萊茵跟尤里阻止你都沒用嗎?!罐罐也亂咬然後被刮傷,到底在搞什麼啊!?」


  「嘎!喵喵、喵喵--喵嗚嗚--!!」


  「喵!喵喵喵!」


  「喵啊,喵嗚嗚!」



  一手抓起了前爪然後擠出爪子一一檢視確認,另一手仍然繼續再動作拍打牠的屁股,似乎是被這樣的光景嚇傻,在一旁的兩貓突然之間發出了高音頻的叫喊,讓奧托驚訝的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看向兩貓。



  快速地,宛如機不可失,他們延著奧托的腳部一路的爬上,一隻爬到了他的手臂另一隻則也跳到了大腿上--



  咔噗!


  萊茵一嘴直接叼走了被處罰中的昴,而尤里則是牽制一樣緊抓著奧托處罰拍打中的右手。



  「嗚哇!?」這幾秒鐘發生的事情讓奧托完全的傻住,而達到目的之後,尤里快速的從青年的右手跳下,跑回了萊茵和昴的一旁,一紫一紅像是護衛一樣將黑貓夾在中間,三貓直直的望著傻掉的他。



  「......」他緩緩起身,然後面對三貓往客廳的方向緩緩地向後挪動。


  「......」牠站在黑貓的左邊,用著紫色的尾巴撫弄過黑貓的頭頂。


  「......」牠依然咬著黑貓,紅色的尾巴在後方直立起來的晃呀晃。


  「......喵。」牠發出了不滿的單音節,但是還被叼著的狀態,無法動彈。



  「............嗚--」三貓加一人完全無語,直到奧托拿起了放在客廳的手機,他舉起另一手遮住自己的嘴角,另一手高舉起手機,當這個動作出來的同時,三隻貓咪們都驚愕的一顫、卻沒有貓有逃跑的動作,持續待在原地盯著他。



  --啪嚓啪嚓啪嚓,連續的響音從手機裡面發出。



  天使--我家的貓都是天使!!


  看來今天處罰貓咪的問題又因為這樣子而不了了之了。
















奧托.蘇文的養貓生活-完

评论
热度 ( 45 )
  1. nyako銀姬找不到自己✨ 转载了此文字
    护士小姐,你能接受我的求婚吗

© nyako | Powered by LOFTER